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记得 有一个地方,”

“我 永远 永远 不能忘,我和她在那里 定下了情,... ...”

 
 
 

日志

 
 
关于我

1970年分配去了“6985”,进入“6985”医院手术室当器械护士,后来参军了。初恋非常美好,女友姓张,人长得漂亮且,心地善良,活泼大方。~由于自己的原因。。。。。。哎!心好痛!

网易考拉推荐

初恋的故事 18  

2016-07-07 01:08: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图/网络  文/更乐村民

初恋的故事   13(待续) - 更乐村民 - 更乐村/@“wo记得 有一个地方...”

古今中外超好听之轻音乐钢琴曲--《初恋的地方》*

   初恋美好的歌声总是觉得十分煽情,岁月流淌的旋律却是让人难以忘怀。

    您聆听每一个音符,可能有莫名的感动,

      这里,也许是你们曾经一起来过的地方。

初恋的故事

(十八)

*

 岁月的光影里,

许多画面,似乎总是由远而近。

一些感觉,有时就像穿越了时空隧道,恍然间又重新来过。

自从迷恋上博客以来,

尽说远的,鲜有近的。

难不成,

想借当年‘山川秀,’添得今朝景物新?

初恋再好,与现在也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写来写去,

还不是,

“光着屁股推碾子-----转着圈滴丢人现眼?”

         分明是伤害过人家,还说从没欺骗过你。

           还是那俗话说得好啊,“女人生来爱撒娇,男人从小会说谎。“

               眼下这八卦的东西,总是能够倒背如流;当初的海誓山盟,一个字都记不起来。

            早晨,老眉喀刺眼的,你还挺在乎偶尔的晨勃,

            午夜,你一个人在家就欲火焚身了。

             看个A片大饱眼福不说,

               还想体验一下洋为中用的性福生活, 

               介不是存心让芭比娃娃提心吊胆么?  

             开个玩笑,调侃一下或许就来了写作的灵感也未可知。闲话少叙,

               书归正传。

动态小图 - haihai - zhangfenghai123hai的博客动态小图 - haihai - zhangfenghai123hai的博客
*

在更乐村整整两年时间,

本能滴每天吃饭、工作、阿屎、睡眠。

全都拿着他乡作故乡。

就在乘车离开它的那个当时,感觉自己成了一个匆匆过客。

我好像,没有带走一片云彩,

我却是,收获了满满的爱情,

心里想着Z芬,我一时间归心似箭。

在火车上,

想不起来一路上有谁陪伴,只觉得白云悠悠过眼帘,秋风落叶池水间,

那种万木萧疏的气息,

一时间,让我的心里空落落的,脑子里尽是那些悲欢离合的想象,

在哪下的车,怎么回到家,都记不清了。

只记得,

转天,我没有心思打扮一下自己,就急匆匆登上十四路公共汽车,来到小树林金钟河西街九号,

这就是Z芬的家?

我狐疑地看着那个破旧的院子,

院子里正好出来一个中年男人,

我就恭敬的称呼了一声;“叔叔,”正想向他打听一下;“Z芬在这住吗?”

可能是心有灵犀,也许是恋人特有的感觉,

她马上出来看到是我,

喜出望外的心情合着惊诧,叫了我一声;“小方!”我赶紧告诉她;“我参军啦!昨天回来的!“

(Z芬可能已经得知了这个消息,是从三院留守处那里听说的吧。)

Z芬高兴滴说;“呀,真好!听说是去浙江。

”我说;“是东海舰队。”

这时候见到心爱的Z芬,我一时也是激动得喜出望外,

我留意那个‘中年男人’看着我们那样的情形,他好像一脸的惊讶。

我当时,

略显酸软却是饱含深情滴轻说了一声;“Z芬。”真想拥抱一下她,可是同着‘那个男人’我却不好意思。

在这时,Z芬赶紧向我介绍;“这是我父亲!”

还冲着那个‘中年男人’说;“这就是小方。”

我虽然惊讶的一时发愣,

却不敢怠慢滴,赶紧叫了一声;“伯父!”伯父‘嗯’了一声,从上到下打量了我一番,

那个表情可能心说,这个毛头小子似的,就是我漂亮闺女找的对象?

难不成,这个小白脸子以后成了自己的女婿?

似乎,我当时没能给他什么好感吧。

言说他要去单位上班,让我屋里去坐吧,之后就走了。

我顿感自己灰头土脸,是因为自己心粗,空手而来的,忘记了这是第一次来她家,

忘记了万一伯父伯母在家,

我这是多大的没礼貌啊。

原来在家那会儿,接人待物、探亲访友的礼数,有家里的长辈操持,后来出门在外尼,

我缺少了这方面的家教,因为没有及时告知家里,

也因为Z芬这个女友,我们本是同事加恋人这样的一层关系,

我这次急着来看望Z芬,

就觉得没有那么正式,家里长辈不知道我来她家,

也不可能有人替我想着这些。

后来想起来这些,就觉得当时我自己真是太不懂事了。

那时候虽然不讲究这些,

但毕竟,这是我第一次到她家,十八岁的我,还是年轻不懂事啊,太随性。

直到现在,

还是深深滴自责,也总是心存愧疚。

*

就这样,

第一次见到‘我的伯父,’

他的样貌出乎了我的意料,想必,这漂亮的Z芬,一定是随了母亲的相貌。

那天伯母不在家,我看到伯母的照片在墙上,果然是不出所料。

我对这个照片里的伯母很有好感,

长得端庄漂亮,大大的眼睛,很慈祥的样子。

。。。。。。

我看到她的家境有些不堪,

因为我们住的是哥特式意式风情小洋楼,我们的同学朋友,周围邻居没有这么窄小的居家环境。

这也让我不敢想象,

这么小的屋子曾经是一个七口之家。

因为我深深滴爱着Z芬,我接受她的家庭现状。

这是当时许多一般家庭的现状。

我当时的心思确实没在这方面。

倒是那种爱屋及乌,

自己心爱的女友,如此的漂亮动人,尽管她的家境有些‘不堪,’却也让我倍感亲切!

这里,毕竟是她们生息依存的‘小窝儿,’

是遮风挡雨,亲情眷恋的所在。

想必,兄弟姐妹们在这里一起长大,多少儿时的欢声笑语、温情脉脉,

。。。。。。

她那好听的说话声音,充斥其间,

我感到了这里的亲切随便、仿佛飘满轻松温暖的气息。

她此时的表现跟平时一样自然,没有丝毫相比之下的囧状,

她穿戴很一般,却是那样的搭配顺眼,

似乎她穿什么都是好看。

她的美貌,

让这个狭小的空间,顿时蓬荜生辉。

真的,

我们手拉着手一起走在路上的时候,她总会引来无数的注目,

那些眼睛里分明写着惊羡,

这让我感到了无比的骄闹。

女人里面,

长到了她那样的相貌,放到现在,女明星们都自叹弗如。

这是真的。

前面说过了,这些虽然与我已经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但是,“曾经牵过你的手,”从而,

让我感到了一生的幸福。

*

因为她这次回津事出突然,没有更多的时间在津住留,

她必须赶紧返回更乐村,我们的‘六九八五’医院。

我们将要面对长时间的离别,

太多的依依不舍,太多的柔情眷恋,

恰恰时间赶的紧迫,

转天一早,我还要领取《入伍通知书》,参加新兵报到和集中听训。

相聚的时光变得很短,心情有些不好吧,我见到伯母的那天,

是个下午,老人家忙着做饭,不在屋里。

我们俩人手摸着手传递着不舍,

没怎么说话,

我只是阵阵的心酸,

转天,Z芬就要返回我们的‘八五’医院了,外面,

天气已经变得很冷,

我让她好好准备准备吧,好好休息,明天还要赶火车,到时候还需坐长途汽车,

免不了的奔波劳累,舟车劳顿,

我们简单的拥抱,温柔的话语之后,就是我独自回家。

我走在回家的路上,心里难过哭得不行。

我想起很多,

想到更乐村那初恋的地方,

想起我们在一起时的幸福快乐,那些点点滴滴的温馨过往,

曾经晚上,我送她回宿舍之后,

还多少次驻足凝望,她宿舍里发出的金色光亮,

好像带着温暖射向远方。

我的心啊,总是追随着她所在的地方,

曾经那样深情的依恋,记住每一次,她向我走来的那个方向,

我们曾经一起徜徉,

那是,我和她初次相遇的地方,

流水月光,

多么滴难忘。

。。。。。。

*

2010年4月22日 - 竹影清风 - 竹影清风欢迎您

图/网络

*

深秋日短

天幕低垂时分

我们第二次的离别是在天津东站,感觉那天异常阴凉,也可能心情使然。

我们穿的衣服都挺单薄,

轻轻拥抱一下吧,车上人不是很多,

那时候,这样的举止已经算是比较浪漫了。

我们在火车上依依不舍,

发车的汽笛,

响得那样让人心情不堪,

我差点就忘了,

特意给她买的一条,象征爱情美好的粉色花纹的手绢。

我小心翼翼滴叠好,放在一个信封里的,放到她手里,我说待会儿再看。

我又深情地仓促滴说了些离别的不舍,

无论如何该到离开的时刻了,

列车缓缓开动,

车窗里依稀她的倩影,我们互相摆着手致意道别,

我目送着这趟列车驶出很远,

它带着我的心上人奔向了远方,它带走了我的心,而且是那样的不管不顾、星夜兼程。

不知她这一去,我们何时才能再相见,我心里是那样的难过,

我居然像孩子一样滴,情不自禁的哭了起来,

哭得那样的无助。

有个阿姨看了我一会儿,

和另一个阿姨指着我说了一串儿;

“呦,瞧这孩子,哭起来的小模样还挺好看,咿呀,还皱着个小眉头子,你看看你看看。。“

当时心里毕竟惨兮兮的,我哪还有心思管这些,

只是觉得,小哥儿都哭成那样了,还好打趣?

不理睬。

我蔫蔫滴跟着送行的人流走出东车站,

看到穿着棉大衣的行人匆匆走过时,我才感到自己已经被冻得瑟瑟发抖。

我还是让眼泪都流在肚里吧,我怎么说也是个男人啊,

这么哭哭啼啼的让熟人看见,多难为情!

应该说,那些眼泪,

已经流在了我的心里。

即使现在,

回想起来那时的情境,心里总是淡淡的哀伤。

这都源自于我们之间爱已成殇,

且刻骨铭心。

*

那个晚上,

我还回味着在火车上拥抱她时的感觉,

她身材一般,却是少女特有的那种苗条单薄,腰背间柔软却不失弹性手感,亲亲她的脸,

感觉她的气息让人心静安然,

能闻到些许漂亮女人才有的淡淡的体香,让人心醉怡然。

我幸福滴联想着将来的那样一天,

幻想着我们会在一起,

朝朝暮暮、

。。。。。。

*

我觉得,人啊,

当你难过的时候,最好就是让自己彻底哭出来。

这样畅快淋漓滴释放难过的情绪,

反而让自己获得了轻松。

因为送Z芬坐火车回单位,我在月台上哭得伤心,眼泪哗哗滴,那家伙,那是相当滴哗哗。

幽默搞笑图片 - o℃ 的浪漫 - 分享美丽·品味经典

我那几天也真是身心俱疲,仗着年轻,再加上那样的痛哭一场,

想着漂亮的Z芬,憧憬美好的未来,

我平静的酣睡了一晚。

早晨起来,我就接到了《入伍通知书》,转天集合。

地点是原来那个河北宾馆。现在是天津宾馆。

我把通知书在贴心的上衣口袋儿放好,还特意在心口那里拍了拍,

好让自己记住,东西放在这里,

明天办事妥妥的。

接下来,

就是想到Z芬,

她这时候应该在长途汽车上,我联想着,这个汽车经历那山回路转的情形,

对我来说,这辆汽车可是承载着特殊使命的,

它载着我心爱的人,默默祝她一路顺利,

一路平安。

后来我才知道,

她一路上也是哭了个不停。

那条粉手绢正好用来擦眼泪,虽然我很感动,这却是我始料不及的。她宿舍的好友们都说我极聪明,

说;“送手绢就是要让你哭的!想他了吧,看以后你还装样不?”

说来也怪,这么多年,

我们俩因为悲欢离合,确实都流了不少眼泪,

可是,我们俩从来没有看到过对方哭起来什么样子,

想必,她哭起来的样子,

说不定就像西施那样,不仅好看,而且,还楚楚动人尼!

如果说,这是我们美好初恋的缺憾,不如说,

这就是一种天意,聚散总是天注定,

如果我们俩任何一方,

能够在那个当时,回想起对方流泪的样子,一定会非常心酸,会毫不犹豫的自我反思,

困境中会先想到温暖对方,而不是自己要求对方如何如何,

让曾经为自己伤心流泪的‘她或他’及时得到安慰,

就算有天大的事,

都不可能让对方的心,受到来自于自己的伤害。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我们通常都是,连那些与己丝毫无关的,无助眼神儿、伤心的眼泪,都会看不下去。

何况,这般伤心流泪的,竟是自己的初恋之人呢。

想必是,

我们之间,恰恰因为存在这样的缺憾吧?关键时刻,

都忽略了彼此那些真挚的情感,

曾经那些背对凝眸的黯然落泪。

现在想起来,

那样的眼泪,一定是饱含了无尽的情思,那样的眼泪,

想来,应该视为感天动地。

结果尼?

反倒成就了现在这样子,不尽的泪水哗哗白流,

最不堪的是,心都在流泪。

除了感动自己,

又能感动得了谁呢? 

*

 《非诚勿扰》之“萌女”许秀琴(全部)视频 - 更乐村民 - 更乐村民/房军

 

 *

话说我们去到天津宾馆集中,前前后后整整一个下午时间,

有认识了新的伙伴,

从今往后,我们就是一个战壕的战友了,

大家基本上都是来自‘六九八五’这个大集体,他们之间有的本来就一个单位的同事,

我们单位因为就来我一个,所以自己就显得比较孤单,

好在自己性格比较随和,很快就有了说得上来的朋友。

我们虽然被那异常寒冷天气冻得瑟瑟发抖,

但是,领到了新兵绵装,还是非常激动的。

没有外套什么的,

就只有棉衣棉裤、棉鞋棉帽、绒衣绒裤、内衣一套、棉被一条,

一条短裤、一个军用水壶、一个白色茶缸子、一个白色脸盆、一条白毛巾、还有一条武装带!

一九七二年、十二月、十二日晚八点,

我们背着背包坐上闷罐车离开天津。

走的是国防铁路。

 *

说到十二,很有意思,

这个数字可能就是我的幸运数字。

几十年来,十二和二这两个数字总是与我息息相关。小的时候,

十二岁那年,我得到了一个来自于十二年前逃荒去了东北的,一个表叔的馈赠,

我得到十二块钱。因为考试耽误了,补考的那天下了一场大雨,

童鞋们就在教室里撒欢,

有个童鞋站在课桌上,把大雨伞抛了起来,

我被掉下来的大雨伞,正正好好砸中脑袋。据说缝了十二针!

我第二次开始了‘休病假’!

我在光复道小学一年二班,

上中学也是二班。

我来到‘六九八五’分到了六连二班一共十二个人。

后来分配到医院科室工作,我们男生也整整十二个人。

我在更乐村这里整整二年时间,帮我们刘老师照看的那个孩子,

都叫’二春儿!“

当兵出发的日子刚才说过了,都是十二,新兵连是二连一排十二班,每班十二个人,

我们的部队是‘二处。’

后来Z芬我们俩,在七六年十二月‘正式’分手,

我奶奶转年十二月去世。

八零年十二月我重新参加工作,八四年十二月我结婚,七二年当兵到结婚相隔整整十二年。

娶了张家二闺女,注定成为二女婿,兄弟姐妹全都有,二人喊我二姐夫,

二人叫我二妹夫,二个孩子唤我二姑父,让人最为尴尬的是,二孩叫我二姨夫!

’二姨夫‘介不整个一个甩货吗?二舅子因为比我小,

从不叫我二妹夫,他只是叫我’小方‘,

可能是让我方的二舅,

二次婚姻愣是没有生孩子!

倒是二舅从付小二那里,帮我买了个波罗乃兹二手车。

八五年十二月二日,我儿几出生。因为不能生二胎,打掉二个熊孩子。

八六年十二月我‘电大’毕业。

在医疗技术学校干了二年,九二年二月第二场雪下了一尺厚,

下雪天,

傍晚,老婆抱着看病回来的儿几,送我。

心里一阵心酸,

大有“风雪夜归人”的悲怆。

我骑着二手自行车到了前桑园驾校门前,是晚上十二点。

驾校学习时是十二班第十二号车,在市局搞预审是二处二科,在那里整整干了十二个月。

开出租时,一次拉上二个名人,一本书上签了二个名!

(王刚、阎维文)

第一次买储蓄彩票二张,‘7623’中了一个二等奖。让我焕发了第’二春儿!‘

炒股那些年遭遇过“十二道金牌!‘

当时赔钱最多的时候是十二万,我住过的地方是‘大地十二城’二楼二门第二层。紫光苑二楼,

我们家在马场道住了整整十二年,幻想中的新住处是十二号楼。

我儿几上学进了二南开,我在’电大‘二年毕业。

后来我曾经去过Z芬的家,那是十二月份的某一天,

我办理退休是一四年二月,

因为我的生日是,

二月十八!

我是父亲的第二个儿几,小名儿‘二蛋子',(羞屎人初恋的故事   18 - 更乐村民 - “我记得 有一个地方...”)母亲的单位是国营七一二厂第十二车间。

哎!我这大半辈子啊!就与十二和二这两个数字有缘。

如今是“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

因为平时自己太二乎,

去年十二月开始头晕,发现患上了高血压。

就连我这《初恋的故事》,

第十二篇,

也是描述得最为伤感。 

这些都不是出于主观,

是冥冥之中,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偶然的巧合。

*

初恋的故事   18 - 更乐村民 - “我记得 有一个地方...”

哇!更乐村民可真够’二‘的啊!

二你个头!

没大没小二皮脸!

初恋的故事   18 - 更乐村民 - “我记得 有一个地方...”

初恋的故事   18 - 更乐村民 - “我记得 有一个地方...”

Z芬回到了单位,

可能是因为工作太忙,她没有及时往家写信。

我们新兵出发之前,去看望了伯母两次,

老人家一脸的端庄大气,我根本没有看出来她身体有恙,她是那样的平和而慈祥。

她那河北方言真是好听又亲切,看得出,

她和我拉家常时,那关爱的眼神里,

分明是,

已经把我当成了她自己的孩子。

因为我深深地爱着Z芬,

当然满心高兴恰有这样一位慈祥、善良、朴素的伯母。

谁都知道,初次见到‘丈母娘’,男孩子们,

都会拘谨的手都不知道该往哪放,

在她的面前,我没有这样的感觉,

我感到的是,从来没有得到过的那种亲切和温暖,

甚至在我的心里,

母亲、妈妈这样的崇高称谓,几乎是,

呼之欲出。

那时候的我们,不像现在有些人,刚刚拜见‘丈母狼’,就‘妈妈、妈妈’不离口。

你以为现在的‘丈母狼’都是傻子尼?

“男人害怕站错行,女孩就怕嫁错郎,”

现在的‘丈母狼’们,大多都是那现身说法的‘好榜样,’

上下嘴皮一吧嗒,就想骗过‘丈母狼’那是自己想得美,

没钱赶紧靠边站,别想空手套白狼。

想委屈俺闺女,给你好看!

物欲横流的今天,为自家闺女考虑一下将来的物欲天伦,自然是无可厚非。

亲爱滴读者盆友,

如果您,刚好也是一个女孩的妈妈,

千万别介意,

我刚才比喻的那个‘丈母狼’呦。

想必,您一定是那位通情达理、受人尊敬的,长辈!

是一位为人称道的丈母娘。

想到Z芬,

我断定她的孩子是个女孩,

可惜了的俺们呐,无缘当那丈母爹。

理所当然滴属于‘杰’!

*

我记得很清楚,

将要出发的那天下午,我虽然穿着没有外套的军棉衣,还是感觉外面非常的冷,

去向伯父伯母道个别,手里却是没有很多钱,

她们家附近也鲜有水果店,

已经转悠了半天,好不容易我看到,只有一个小货摊。

走近一看才发现,

那是一个卖梨人!

当时的我啊,真是不懂事,居然情急之下买了一堆梨,梨意味着离,我却没想到。

我是带着‘梨’别的悲伤,最后看望了一次伯母,

当时谁都没有在意这些,

聆听着她老人家亲切的话语,我答应着一定及时往家写信。

我想着Z芬,我看着伯母,

这一次,我却是看到了她老人家其实身体很虚弱,这一次,

我无意之间,以‘梨’别的方式‘告慰了’伯母,

竟然是一语成谶!

在部队才一年多,

我那亲爱的伯母大人,因为一次偶然的痢疾,

撒手人寰。

后来想起了这些事,让我心疼了半辈子。

真是对不起啊,

对不起她老人家,对不起Z芬妹妹,

古人说;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我非常的后悔,假如真有来世,还有这个机缘,

我会好好的爱戴Z芬,

也会好好的孝敬您老人家。

*

这一篇,

写得虽然很长,却是不尽人意,

您会觉得索然无味,

尽管如此,

想在结束这一篇之前,不仅对读者您表示一下感谢,告诉读者盆友个事情;

当我在部队听到伯母去世的噩耗,

确实情真意切滴,

通宵写下了一大串怀念伯母的词,曾经,也为那样的深情产生自我的感动。

还流下了不少‘鳄鱼’的眼泪。

人们都说,

《莫斯科不相信眼泪》*

难不成,

我们中国人就相信眼泪了么?

*

感谢您的细心阅读,表示再一次的感谢。

并送上祝福。

初恋的故事   18 - 更乐村民 - “我记得 有一个地方...” 

风雅之韵的用户头像

风雅之韵/博客头像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