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记得 有一个地方,”

“我 永远 永远 不能忘,我和她在那里 定下了情,... ...”

 
 
 

日志

 
 
关于我

1970年分配去了“6985”,进入“6985”医院手术室当器械护士,后来参军了。初恋非常美好,女友姓张,人长得漂亮且,心地善良,活泼大方。~由于自己的原因。。。。。。哎!心好痛!

网易考拉推荐

初恋的故事 1  

2018-03-21 19:29:56|  分类: 《初恋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图/大风歌。文/更乐村民   (注;原创作品稿,待21篇最终完成之后重新修改)

感谢大风歌,我将在这洒满花光的路上,找寻那曾经的记忆.......

 

 水上公园里的路 - 大风歌 - 人生如梦 岁月如歌

HI~ 大家好*

我是房军,自诩;更乐村民.

*

那年那月的那一天,我们之间的情缘走到了尽头,

蓦然回首的那一刻,破碎的心情无法表达,

都没有直言分手说再见,但是已经到时候了,必须确认双方不再牵手,让从前的一切远离彼此。

这个事情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其实很难,毕竟曾经两情相悦情意缠绵,

莫名其妙的疏远生分,难免让人心情沉重承受不了,

想必,这个事情也会让彼此伤心难过泣涕涟涟。

既然无法挽回就让他去吧,

这是当时想法,

因为年轻不懂爱情,这样的心态很幼稚,这样的处理方式乍看起来是一种果断坚定,

但是现在以为是值得反思的,是不可取的。

淡淡的来,好好的去,

不太可能。

直到现在,年年岁岁我都在怀念那个时候的一切。

几十年时间如白驹过隙,初恋的时光也是太过美好,这便令人难以忘怀。

说真的,

我很希望能够遇见她,

不为别的,只为对她说声“对不起!”

*

这是个

俗得不能再俗的,

关于自己初恋的破故事,

最初发生在几十年前,

我们工作的那个地方-----河北省涉县、井店镇、更乐村、我们的‘六九八五’医院。

我们这个医院是天津市立第三医院的一部分搬来这里的‘三线’医院。

当时,我是手术室器械护士,她是外科护士。

这是我们两人的初恋,

可以说,初恋非常美好。至今日,

我还非常想往那个地方,

因为,

那里是我们初恋的地方。

所以,

我的博客名就是;

“我记得 有一个地方,”

“我永远永远不能忘,我和她 在那里定下了情,共度过好时光”

。。。。。。

是啊,

那里,给我留下非常美好的回忆,

她灿烂的笑容、爽朗的笑声、和她在一起时的开心和幸福,都已成为我心中永恒的记忆。

很多年过去了,我,总是忘不了当年发生的那些事。

现在,把它当故事讲出来,感慨万端,说真的,更多源自于本人常常自责和愧疚;

还有那,连梦中都会有的焦急与呐喊;

“你的信呢?为什么!”

。。。。。。

这样乍一看就像是她的错,

其实不然,

首先说明一点,完全错在本人自己,这个最最关键问题---究竟错在哪里?说来话长了,

是有个,不是理由的理由。这个话题,因为非常絮叨,所以待表其祥。

简单说,因为轻信人言,(一个不熟悉的‘战友’出的主意)让我不要按时给她写信。俗话说:

”年轻时不懂事,懂点事时我们已经不再年轻。“

写初恋这东西,注定会令人心痛不已,老泪纵横间,或许也有不需啜泣的理由

。。。。。。

但是熟人暗示的、或听人言说的东西,拿来捉弄自己也大可不必,因为我生性不肖揣测什么,

尤其对她,

更是从来不信似是而非的什么,总是在负疚的岁月里,常怀感激之心,怀念相识一刻。

一经回味从前,许多往事涌上心头,禁不住潸然泪下

。。。。。。

人道是一往的情深,俺只说无边的痛悔。

回想往事,一声叹息

哎!

都是自己的错。

*

读者朋友您一定想知道,她究竟怎样的人?何来爱得刻骨铭心,如今还念念不忘。

哎!

翠花:上床!

干哈,咋不上酸菜尼?

这大睡数还能干哈,唠嗑呗!

*

名为《初恋的故事》,

就算本人茶余饭后,和大家絮叨絮叨吧,其不外乎,

白话白话俺那没出息的往事。

其中重要的不是情景再现,而是俺们现在的心情与悔悟。

就是说,我想用真心和泪水,向她和伯父,表达我的愧疚之情,知道不?

拉倒吧,一肚子花花肠子。这样人有啥悔悟啊,还舔着脸,去人家里解释什么麽!

您说得没错,曾经,“一张纸画不下个鼻子--------脸忒大!”

俺们许多年后,路过她家时,负疚的心情,驱使我敲了那个让我即熟悉又不敢面对的家门,

忐忑的心快蹦到嗓子眼了,听到“请进”是伯父的声音,

这一瞬间,我倒胆怯了,如果她正好在这屋里,我该如何面对她和她的家人!

我拿什么嘴脸面对注定尴尬的场面,我能说什么呢?

再一想,只因偶然路过,就特别想看望一下伯父,我都没有认真准备给老人家的见面礼物,

就近买的香烟和水果,感觉有些拿不出手,可是现在,也没有敲了门再缩回的了。

当时,脑袋瓜子真的嗡了一下,茫然无措滴没了退路似的,此时吓死,也必须面对了。

还好,看上去只有伯父一个人,他坐在躺椅上,凭感觉,套间有什么人似的。

心想,有人回避一下也好,如果是她......

.此时顾不得太多了,先恭恭敬敬向伯父问好:我说了一声:“伯父”,

然后鞠了一躬,就不敢出声了,

呆立床边,待他老人家认出我来,会是怎样情形,此时的我,

居然是,将要面对法官审判的犯罪嫌疑人,那种心态,

我愧疚、我心慌、心里七上八下中我听到,伯父那平和却是不容分说的语气说出:“你走吧”!

这样的话,我听了不但没有太失望,反而是出乎意料的感觉,

心想,如果换个角色是我,也不会好言相向的。

因礼物简单,我不好意思滴看了看手里拎着的东西时,老人家善解人意滴说;“东西拿走“!

接着补充了一句:”孩子们回来又要说我喜欢小的了”!我滴妈!

我没听错吧,“孩子们”马上回来吗?“孩子们回来”这个话真是吓了我一怔,

赶紧顺坡下驴吧,如果非要放下这拿不出手的礼物,随后给我扔出来,那可太丢人啦。

灰头土脸的我,嘴里说着:“嗯,我知道了,伯父,我以后再来看望您。”

再次鞠了一躬,我没敢看伯父的眼睛,惶惶的出来了。

我走开这个家,

平时装得温文尔雅的我,如释重负似的一瞬间,

却流泪了

。。。。。。

*

一九七四年那个夏天,我们在一起的时光无比幸福和快乐。

回部队那天,在天津西站上火车,我们恋恋不舍,我轻轻拥抱了她,还说:

”再等一年多我就回来了,你好好的,想我时写信“。

她说;”嗯,点点头,火车鸣笛了,快上车吧“。

我上车之后,在车窗前深情地撇了她,她向我挥挥手,我心里咯噔一阵难受,哎!

为什么我们总是离别!当时,

不懂事的我把手伸出来,用军人的习惯动作与送行的姐夫握手,居然也和她握了手!

这是犯忌的!

记得当年那次,我送她上火车回更乐村6985医院,

我在信封里,放了一条象征爱情美好的粉色手绢,

当时她显得很高兴样子,我很欣慰。

就在前些天,她还与我说过:“朋友们说这是要让我哭的!并问;

“以后还会这样吗,难道你愿意让我哭吗”。

(说实话,我们俩从来没看到过对方哭起来什么样子。)

这回,我又做了犯忌的事。当时,怎么一点也没理会过来。

后来,多少年之后我姐夫才不经意间说出:”那次忠芬一路回来时她在哭,很伤心!“

天呐!咋现在才说这。

我为不知此情而怨泄,更被那样的情景击打着长痛的心!

我承受不了这样的痛,我做的事原来不可原谅!

天呐,我该怎么办啊!我从此一病不起。。

我大病一场,差点没了命,却一直不能原谅自己,也一直为”最后的握手“而无法释怀。

没想到,西站一别,那竟是,永远的分开

。。。。。。

命运的安排让我们从此不再相聚。

天津西站啊,令我多少次望而却步,而又多少次在夏季里,去寻找那个无法忘却的云天。。

40年前西站一别,直到今天,我们再没有会面。

也没有通过话,我甚至不知她现在在哪。

即使将来有机会见面,俺也不想有什么说,

俺只想流泪

。。。。。。

始终认为  人要善良,

既然真爱,

就应该做出自己不能承受也必须承受的选择,

可以对天发誓,不曾半点杂念!

但事情怎能做得像蔫土匪。

当我看了《永恒的爱情》之后,我才意识到自己的愚昧。

无比的痛悔,深深的自责。

不尽的泪水,

涌进煎熬的心,成为一生的痛!

*

人们不是动不动都在说“这个世界很小”吗,对于俺们来说,这个世界咋就讷么大尼?

其实,俺们两家住得并不算远。

(嘿,小平战友才晓得,他家小区大门口那个地方,就是当年的金钟河西街九号!)

后来,我们两家,都因为旧房拆迁而更换了住处。从此,

我知不道伯父究竟住哪,我想找到她就显得非常困难。

如果我可以,我现在只有这无边的想念

。。。。。。

如果我能够,就会道出我的心声:

“今生已经注定不能在一起,但是,我会永远爱着从前的那个你;因为今生,

从前的那个你,在我心底已经没谁能够代替。”

这,就是我要写初恋的故事之初衷。

*

*

村民盆友一上来就煽情!

有意思吗?整点有意思的行不?

嫌这样的不够意思,

那就说说这多年来,俺们邂逅的诸多漂亮女子如何?

干脆,把俺们股友口若悬河之小段子送您晚上哄老婆:

诸如,“一片小树林,两扇小红门,壹个小鸟飞进去,两个小蛋(儿)把大门”。

让她猜猜看,之后看她怎么收拾你!

村民净整这少儿不宜的东西,你丢不丢老脸啊?

嘘.....小声点,现在改革了,还那么大惊小怪像什么样子,真是少见多怪!

改革了这算个嘛!

据说,有钱有势的败类们,对未成年女孩“特别感兴趣”!

据说95%的贪官有情妇!本以为还有5%是省油的灯,原来,这5%是女贪官!

如今官场肉弹横飞百发百中。

这叫做人生路上有风也有雨,知道不?

知不道!

俺们孤陋寡闻行不!

你就别嘚瑟了,整点昂扬向上的,还能让济南中院判你个无期呀!

哎!“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此乃“风波亭”外有风波呦!

擦,不干我事!

呦,您也是“骑着馿拄着棍,舒服一阵儿是一阵儿”的主儿啊。嗳,我说更乐村民,

你就别瞎耽误工夫了,快讲讲初恋的故事吧,我都不耐烦了。

好吧,俺们谢谢您了!俺们写就是了。

*

亲爱的读者朋友,俺们出口胡言乱语皆因抑郁,请多多包涵。

不过,除了谈到初恋就抑郁以外,本人其它时候还算正常呦。

好了,先马马虎虎这么交待一下,没有

别的什么意思在里面,

就当个开场白吧。

好在,

这样一来,我写的时候会感到轻松一点,并 本着简简单单,实话实说的初衷,尽自己的能力,

争取把它写得通顺一点,

也好对得起这篇日志。您呢,走马观花地看,您看了,我也就释然了。

(一)

女人漂亮少,男人花心多。

我是男人,我花心。

您 可能不同意我的这个观点,那好,这个说法就先这样。

现在的女人 看起来都很漂亮,她们素颜的时候,想来应该也不错,只是我们轻易看不到罢了。

偏巧,我的初恋女友非常漂亮!那是真正的花容月貌!她的芳名:张Z芬。

您看,这名字起的:“风从花间吹来香”啊!可是,

“她 就像昨天的一阵风,吹湿了 我的眼睛;

却 消失的无影无踪,迎着风 向前行;我们已经 一起走到这里;

偶尔想起过去,

点点滴滴 如春风化作雨,润湿眼底...”

我有点 情不自禁了。

话说,因为本人好色,所以,我追逐的女生个个漂亮。

这 当然包括我现在的 老婆:张敏如女士。

我家老敏44岁的照片

初恋的故事  1 - 更乐村民 - 更乐村/@“wo记得 有一个地方...”

(天津市房管局幼儿园老师)

06/03/1957

*

对大多数人来说,谁 还没有个初恋什么的,不过小事儿一桩;一个大男人写点什么不好,

非要整出点儿糗事,

来填充自己的博客?说得也是!

我本无才无德,这把年纪细数不堪,本该羞愧难当,

只是有些事,一直萦绕在心,挥之不去;不想则已,一想便伤心得流泪。

可以不想,

但 禁不住触景伤情啊!

一上来,我首先定义自己”潦倒不通庶务,愚顽怕读文章。

初恋的故事  1 - 更乐村民 - “我记得 有一个地方...”尼玛,这不是贾宝玉吧)

是呢初恋的故事  1 - 更乐村民 - “我记得 有一个地方...”

为什么一上来就这样埋汰自己,妄自菲薄呢?

这个可以从头说起;

上小学的时候,我 喜欢和女同学同桌,

为了能够 如愿以偿 和自己喜欢的女同学 同桌,

幼小的我,就在重新安排座位那一刻起,开始“处心积虑”地想办法。

哈!人小鬼大。初恋的故事  1 - 更乐村民 - “我记得 有一个地方...”

首先,让自己装老实一点,做出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再毕恭毕敬地 站在老师身边,悄悄观察。

。。。。。。“陈炳昶同学”,“到”!“去,挨着孙淑兰坐下,”(这是一对女同学)

接着;“董革同学,”“到”!“和荣光同学坐在左边第三排”,“陈卫平同学”。。。。。

听到老师念到 陈卫平.....,

我当时那样的紧张的德相,抬着下巴颏,小嘴张开了,可怜巴巴的眼神看了看老师,

李青老师善解人意地 把手, 放在了我的小肩膀上。居然 看都没看我一眼!这会子我都急死了!

别看小小的年纪,我急中生智,竟然用小手 摸了一下李青老师的大腿!

感觉那么软软的,非常诱人的那种,

的确有一套 - 更乐村民 - 更乐村民/房军

现在想来,

小小地年纪,我懂什么呀!那只是人家权宜之计罢了。

嘿,女人 真是敏感!李青老师 是女人,而且是非常漂亮的女人!

冷不丁,她被我摸了一下大腿,似乎来了电感应似的,忙低下头来,看了我一眼,

当时怎样的情形,现在说不清,也记不得了;

反正,我猜那眼神似乎在说;

“要干什么?小家伙。”她,只是没说出来罢了。

嘿!您别说,摸一下真管用。

这回, 李青老师 下意识地,把手 放在了我的小脑袋上,抚摸着,

依旧 看都没看我一眼,

然,狠狠地往前推了我的脑袋一下 说;“方童军,去,和陈卫平同学坐在一起!”

心想,我滴妈!

我都来不及答“到”呢,反正我的愿望竟然达成了。

我心里太高兴了。刚来到学校时,我就有了一个愿望---和女生同桌。

这,也许是因为,我有三个姐姐一个妹妹的缘故,

所以,

我和女孩们总能玩儿到一起。

*

话说;这个陈卫平同学真好。真漂亮。

记得,她的妈妈送她进课堂后,让我们握握小手,陈卫平同学大大方方地

把小手伸过来,可是,当时的我还有点害羞呢!

其实,男孩子在女孩面前的害羞,说不定就是喜欢人家!

放学的铃声一响,哈!心花怒放!什么女同学、男同学。跑吧!撒丫子。。。。。。

“小东西”回来!李青老师,厉声教导了我们几个男生,说;“以后,每次放学 都要和同桌同学,

手拉着手走出校门。。。。。。”您还别说,我们都乖乖的那样做了。

只是他们的手拉手,和我们绝对不一样,

我们俩那是异性相吸的手拉手!

您看,我多有福,从小就和女人练就了这一功夫,

怨不得,我长大以后,遇到心上人,最想做的事儿,就是和她心连心手拉手。

这,对我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因为,我喜欢男女之间的这种浪漫的感觉。

有这,就足够了!仅此而已,难道不是吗?

这一点,凡是我接触过的女朋友,当然包括我老婆,她们都知道,我 对 这个情有独钟!

只是,我的初恋女友,张Z芬一定会感触颇深罢了。

 注意;又要跑题)

 还是先说小时候的事。

因为,李青老师长得漂亮,所以她那声音,就有一种独特的美。

这 早已在我们这些男女同学里,

形成共识。

因此,我们这些男女同学升初中时,个个都表现出种种不舍之情。

但是现在,我更想说;“李青老师,谢谢您!您还能想起我们吗?”

至于老师,还能不能想起我们,

这些,对于我们其实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要教导自己的晚辈,一定要尊师爱教!

不能随便摸漂亮女老师的大腿!(*^__^*) 嘻嘻……

没事儿,还接着说 初恋!

我的“初恋”的的确确是从小学开始的。为什么一定要给初恋两字挂个引号呢?是这样子;

因为,这个所谓初恋里面多多少少

有些暗恋的成分。

我开始时,喜欢人家的美貌,后来,常去她家假装复习功课,借机套近乎。其实,

就是一种莫明的爱恋。我之所以敢去她家,

是因为,

她总是穿得漂漂亮亮的,去我的学习小组附近“徜徉”,

而且,常常是穿着新衣服。把自己装扮得更加漂亮时,

顾盼神飞地路过我们那里,又恰恰是在我“放组”的那会儿,与我不期而遇。

见到我,她脸红了;我 看呆了。

我在想,这么老远的走来。。?

她看我疑惑不解的样子,便善解人意滴说;“我去广场”。

嗯,我明白了,原来他喜欢舍近求远啊小丫头!她走过那边了一会儿

我俩不约而同都回了头,哇!小小年纪还会玩“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呢!

说来也有趣,

我 从那天起,天天盼着她再从这里走去广场,连 暑假作业里都是

陈卫平、广场之类!(开玩笑)不过呢,

我 幼小的心里,每每充满渴望,每时每刻都想和她(陈卫平童鞋)在一起。

哈!

只因为,李青老师那次给我们安排了同桌,她,就是我“初恋”的女孩!

您见笑了!其实不是。

我 小的时候,非常喜欢留短头发的女孩!总认为 这样的女孩,显得即干净又有灵气,很吸引我。

陈卫平同学 刚好就是这样子的,而且她非常漂亮。

 这,就不能怪我啦,

这世界上,还有哪个男人不喜欢漂亮女人呢?

想想看,

都是肉体凡胎的父母激情鼓捣出来的男女,

装神马圣人啊伙计!

嘘......

注意谈吐!

这时候,装也该装得谈吐文雅些不是吗。*

陈卫平同学,

那个小男生的我,

每次和你,手拉手的时候,都感到了一种温馨,

心里美极了。

后来,我们一起度过了小学、中学时期。

她,始终都是那么漂亮。但是,

我们都腼腆了许多,

不久,我去了“六九八五”。

我走的时候,想去和她道别,但是,心里非常难过。

在火车上,我孤单,我伤心得落泪,可是

我必须勇往直前!

再见!

陈卫平。

*

图/网络

 2012年09月12日 - 更乐村民 - 房军的博客fangjun/“更乐村民”

漂亮的陈卫平同学,现在 您在哪?

你还好吗?

你的哥哥卫国,妹妹卫朝和卫勤都好吗?

你还想起我吗?

还能想起那时候,在你家学习时,你说乃父也是“走资派”,我们两家是同病相怜;

你拿出一张报纸,指出署名XXX的那篇文章,说是我爸爸写的吗?

还有,你那满脸豆豆的瘦哥哥,玩双杠、玩吊环、玩哑铃之后,忽然,虎着脸、憋着气、绷着“胸大肌”

问我;“倒三角吗?”再转身,让我看他那后背,问我:“扇子面”吗!

看着未来“大舅哥”这身羊排骨,我只有呲牙咧嘴的份了!

每每想起这些,我会感到温馨,

于是,我现在,只有默默地祝愿;卫平,事事顺心,万事如意!

期待

“期待再相遇,就算相见无期;,

在某个夜里;

我会  

想起你”

。。。。。。

祝福

。。。。。。

 中秋 - 更乐村民 - 更乐村民/房军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